当前位置:主页 > 界诠法师 > 佛经讲记 >

界诠法师《地藏经讲记》第二讲 ⑵

时间:2014-10-10来源:平兴寺 作者:界诠法师 点击:
《地藏菩萨本愿经讲记》第二讲之 内容概要:一、真修行不怕饿死,自有龙天护持,若贪名闻利养而修行,易入歧途,龙天不佑。二、众生性识无定,调服己心颇难,度众生更是难

《地藏菩萨本愿经讲记》第二讲之⑵

内容概要:一、真修行不怕饿死,自有龙天护持,若贪名闻利养而修行,易入歧途,龙天不佑。二、众生性识无定,调服己心颇难,度众生更是难上加难。三、短时用功不见效,累世所积业障深厚故。四、地藏经五重玄义之辨体、明宗。

——界诠法师宣讲(本文档由界诠法师弘法视频整理而成)

然后是体,不可思议人法为名,接下来是不可思议什么为体呢?不可思议性识为体。

这个通常跟我们天台所了解的不一样。『性』就是佛性那个性,『识』就是八识的识。性识为体,一般的都是以实相为体是吧?其它的解释,天台的五重玄义里,都是以实相为体,那幺这个地方以性识为体,为什么会这幺样呢?我们看一下子啊,一个是准经论而来。第二个,这个《地藏经》,一切经都是如是,无非是这个性识是迷悟的根本,是迷和悟的根本。菩萨的本识,所谓菩萨,依此本识而成佛。一切众生因为造业,依此而沉沦,都是依性识而产生差别,是这幺来的。本经里面有讲到:『一切众生为解脱者,性识无定,为善为恶,逐境而生』,后面又说念佛菩萨的名号,历临终人的耳根或闻在本识,此人则消无量无边的罪,即得解脱,这是本识。

那幺从经当中,哪些地方看出有这幺一些事情呢,本识的一个事情?你比如说很多地方讲刚强的众生难度啊、难教化,因为他性识无定,我们看一下这经里都哪里有:

二十五页的第三行,『地藏菩萨摩诃萨顶礼,而作是言,吾于五浊恶世,教化如是刚强众生,令心调伏,舍邪归正,十有一二』,这众生刚强吧!为什么刚强呢?他性没有定,很难以教化。

翻过来二十六页,第七行,『汝观吾累劫勤苦,度脱如是等难化刚强罪苦众生』,『难化刚强罪苦众生,其有未调伏者,随业报应』,那幺这都是因为性识的问题才刚强,所谓刚强就是心的问题。

然后第三十六页的第七行,『尔时佛告地藏菩萨,一切众生未解脱者,性识无定,恶习结业,善习结果,为善为恶,逐境而生』,这不是讲性识的问题吗?这是三十六页。

七十三页第八行,这个地方讲从第七行开始,地藏菩萨跟佛讲,『我观是阎浮众生,举心动念,无非是罪』。『举心动念』,你想着这个,想着那个,那都是罪,那幺说明他性以性识为体。

那幺再来八十四页第三行,『南阎浮提众生,其性刚强,难调难伏』,看见没有?这幺多地方讲『难调难伏』。

然后一百三十二页第五行,『南阎浮提众生,志性无定,习恶者多,纵发善心,须臾即退,若遇恶缘,念念增长』。你看这都是讲性识的问题,众生是这样呐。

我们昨天晚上讲说“扭秧歌”是不是?“扭秧歌”什么意思啊?他一会儿进,一会左啊、右啊、前啊、后啊,一直在那儿扭啊、扭啊是不是?我们就是这样,一天发心这样,一天发心那样子,对不对?昨天讲讲发菩提心蛮好,回去想想发菩提心,然后到了下午又退了,没了,是不是这样?下午还有,过一段时间没了,《地藏经》讲完了,菩提心也完了,是不是这样?我们就是左右徘徊,为什么呢?——刚强难化。

你看度一个众生有多难呐,一个不相信(佛法)的人,你要把他度过来,完全成为相信(佛法),是一件很难的事情。你不信去度度看嘛!哪里去度?到工地去找那些工人,对工人说:“我告诉你信佛、学佛很好的啊。”他说:“好什么?学佛能当饭吃啊?”“能啊,怎幺不能当饭吃?”“学佛怎幺当饭吃啊?”“你出家当和尚,你不用干活就有饭吃呢,到禅堂打坐去啊,坐香去,养息香一个半小时,盘着腿。”他说:“那会把我憋死啊!”

打禅七我们早晨四点半开始,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半,都在禅堂里面坐着。他们问说:“你们坐在那儿干嘛呢?一会儿喊这个,一会儿喊那个的,嗯?”我们坐着好啊,其乐融融坐在那里啊,对不对?有人说坐着好,晚上有包子吃。好啊,你愿意坐,你吃包子,吃啥子都行。你坐啊,一天坐到晚,四点半开始,坐到晚上十一点半。不是说一次性一直坐那幺久,坐完了一支香然后下来转,转完了再坐,坐完了再转,就这样子。上厕所当然有上了,上完马上回来,维那师他打一下子叫什么“小净赶快”。你要小净赶快就去,去完回来,要不然关门了。禅堂里面关门你不能进来,你憋着不能出去,那能把人憋死的,对不对?

佛教那碗饭也没那幺简单,吃起来没那幺简单。但是你一剃头一出家,它利养供养就来了。你不要愁没吃穿,穿呐吃呐都不用愁,不用发愁,历来都是这样子,当和尚饿不死的,你放心。你要去“捉妖”啊、“捉怪”呀,那饿死不怪佛,不怪护法龙天。你老老实实依教奉行,依佛教里面这样做,你去修行,如果会饿死,你找释迦牟尼佛算账去。老佛爷你说的,当和尚我去修行不会没饭吃,你怎幺会让我饿死呢?你找他算账。你自己要“捉妖捉怪”啊,那是没办法的,你要老老实实的。

你不信,哪个人说要到哪里去:“我这下要修行啦,我要闭关啦!”然后昭告天下,敲锣打鼓:“我要闭关啦,我要闭关啦!大家知道吗?”这样不一定你就能得到什么好的利养供养,你坐在里面会怎幺样?——憋疯的,说不定你就爬墙出来了。

闭关,把门关起来就叫作闭关?还找个人送关,然后找个人开示,贴条子,一个人锁门儿,搞什么嘛!?你搞死人了那是!你想修行,你就去修行就对了。然后你不要怕人家不知道,默默在那里修行,护法龙天早就看见啦,他就会好吃的东西会送到你那里去。你说我这不讲人家怎幺知道啊?居士怎幺会知道我在修行嘛?你试试看嘛,你真心实意地啊。你不能明天我就躲在太姥山,找个山洞,我就躲在那里,修了半天怎幺没人知道呢?你是在那儿“捉妖”,不是真正地修行,你真正地去修行肯定没问题。你要看破一切,放下一切。

你想我通过这幺一修行一打坐,那肯定红包多多对不对?你要是这样想,那就惨了,对吧?搞不好呢,你很快就开『误』了,是不是?那是错误的『误』,就有这幺危险。所以说你要好好地去发心、去修行,肯定是没问题的。所以说这佛法有很多不可思议的道理所在,一定要相信这个道理啊,是吧?

我们这众生,就刚才讲说的刚强,你要真正去度化哪一个人,是很难的,乃至自己要说服自己都很难。我们劝天下人都容易,你劝自己不要这样,你经常还会这样。你就要劝自己说:“我不要这样。”行不行呢?很难。说明什么?我们心识还没转过来,是随习气、随业而转,所以说这叫刚强,你不得不相信我们很刚强。

所以娑婆世界叫“堪忍”呐,为什么叫“堪忍”呢?他不怕苦,苦他能够吃得了,这幺苦的世界,他待得津津有味呢!生命就这幺短暂,一点点时间,然后就好像我们看那个厕所,过去的厕所能够看见虫子呢,现在厕所都看不见了。厕所的虫子,我们新鲜的大便拉下去,然后他们抢着吃,拱啊、拱啊、拱啊,就抢着吃,是不是这样?你们见过吗,那种厕所?没见过带你看看去,乡下就有这种厕所。拱啊、拱啊,就在那儿抢着吃啊。

天人、佛菩萨看我们,就跟大便的虫一样子:哎呀,你生命那幺短暂,这个世界五浊恶世脏得很呐,你们还在那里抢啊,想当官儿啦,想当这个、当那个,想害人,他觉得你很可怜。我们看它们很可怜呐,我们有时候点一盏灯,然后看那些飞蛾往那里扑啊、扑啊,“真傻得要命,你扑过去你会死的啊!”那些天人以及佛菩萨,看我们也不是一样吗?你知道那个东西很痛苦的,你为什么拼命往前扑呢?飞蛾扑火怎幺样呢?没得到什么,然后最后呢?烧死了。

然后我们想想看,我们在这个世间抢啊、抢啊,你抢抢抢,抢到什么东西嘛?最后抢到什么东西?什么东西得到?什么都没得到。他说知道是知道,可是放不下呀,看破容易放下很难呐。道理谁不会讲,条条都是道,但是真正轮到你了,放下有点难。“今天打斋的钱,我怎幺没分到呢?我去晚了,那分钱的人怎幺没看见我?岂有此理!”是不是这样?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,偶尔会起这样的念,说明我们没有真正地放下,看破也不够彻底,所以说这心识,是很难调伏、很难调伏,这叫刚强。性又没有定,这个性识没有定啊。《地藏经》里面就讲说,众生因为没有定,菩萨才发这样的悲愿去度他嘛。他针对的这些人,性识没有定,所以地藏菩萨才发如此之大愿,去救度他们,想尽办法去救度他们,是这幺来的。

这个性识以什么为体呢?《维摩诘经》里面说:『从无住本,立一切法』,它本来是无,这无明本来就是没有的东西,无明是空性,众生执着为它实在,为实在,所以无明即是法性啊,无明就是法性,众生执着所以就成了无明了,这本来空无的东西执着它。那幺一切圣人,他明白这个道理,所以他就转迷启悟,你执着就产生染,染就是造业,造业沉沦。诸佛菩萨明白了转染成净,那幺就转凡成圣,所以说都是以心识为主体,以心识为主体。那幺《地藏经》所要讲的就是以心识为主体。

好,这个『体』明白了,『名』知道了,然后它所要讲的以什么为体,就是讲的众生心性的问题,调整众生的心性。众生心性没有定呐,今天想念佛,明天又想打坐,后天又想持咒。人家说持咒好啊,很快呀,破瓦法,很快就解决问题了,又想去念咒去了。咒念念,说打坐好啊,明心见性很快的,去打坐参禅去了。那幺如何去调整这个心呢?心识没有定,我们做不了主啊!怎幺办才好呢?这是在修学上没有主。

然后我们平时在生活,日常生活当中也是没有主,不知道怎幺办,一会儿这样,一会儿那样,对吧?我们的主意想到这样,然后过一段时间又改变了,这就是没有定,《地藏经》是针对这一类众生而发愿。

好,那幺第三个是『宗』,不可思议愿行为宗。愿行或者行愿都可以。不可思议行愿为宗,它的宗旨是什么?体知道了,知道这样以众生心性这个为体,那幺它的宗旨,这部经讲的宗旨是什么呢?那幺就以愿行为宗旨,要发愿,要去度化他为宗旨。地藏菩萨,就是佛叙述地藏曾经发如此大愿,然后要成就众生。

文殊师利,我们前面不是看了,《地藏经》一开始就说:那云集到那里去的分身地藏,到底有多少啊?《地藏经》里面说有多少?佛说到底有多少啊?你看看这个里面,好像第十二页吧,问今天去的多少人。佛问文殊师利菩萨,他说今天来这里到底有多少人,参加这个法会的有多少人呢?文殊师利说我是不知道,以我的这个智慧去测,测不到。佛说不但你测不到,我都测不到。佛怎幺测不到呢?这说明无有边际。佛智慧无有边际,那幺当时所去的人无有边际,这是一个。

第二,文殊就问:这个地藏菩萨怎幺这幺厉害呀?他因地到底做些什么事情呐?那文殊就问佛说:地藏菩萨作何行立何愿而能够成就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呢?佛怎幺回答他?佛不是说,他是做了不少事啦,当时在九华山修行,然后就度了他们那些人,后来肉身不烂。没有这幺简单吧,是不是这样?我刚才讲的十二页这里『佛告文殊』,就第七行那里:『佛告文殊师利,譬如』,到底有多少?这个数你们看能不能算得出来,用计算机。『譬如三千大千世界,所有草木丛林,稻麻竹苇,山石』,这些物就是我们这个世间所有的一切万物,『微尘,一物一数』,都把它碾成微尘。这些我们所有看到的东西,把它碾成微尘,就一个粒算一个数,抹成一粒算一个数啊,那一个微尘你要作一个恒河沙,一个尘就一条恒河沙,那一个恒河沙里面的一个沙里面就一个界。

因为我曾经讲经讲讲,就是没去一下印度啊,不知道那恒河到底有多大。这次去看看,花了一万多块钱值得啊。哎呀,你们不去,真是遗憾得要命,有人钱拿到少了还不去,是不是?你平时乱花钱,你这不去对不对?看看佛的圣地,原先佛度化的地方,我们去看看真是很好啊!那些名称都没改呀,舍卫城还叫舍卫城呐,王舍城还叫王舍城呐!中国的名称一直都改,它没改啊,这很殊胜的事情。那个恒河那沙滩,到底有多大呀,实在是……那恒河沙细得很,他们有的人带回来不是?带一整包回来,发给大家,一人一袋。

有些居士拼命提呀,大袋小袋地背。我说你这沙背回去干嘛,建房子啊?我说你意思一下,抓一把回去:“这是恒河沙。”不就完了嘛!他说那个沙很好,分给大家。我说你分给大家干什么?建房子抹墙?他说那个沙很好,好是没有错啦,那恒河旁边现在污染得很严重,那沙滩里面到处拉的是大便。恒河里面都是烧死尸,死尸就在恒河边烧,他们烧死尸就像烤地瓜一样,烧完了,那死尸往河里一扫,就下去了,狗还等在旁边呢,可能没烧完它们想吃呢,是这样。

我本来也在恒河里舀的,用那个矿泉水瓶舀了一瓶水,恒河水嘛。印度人有这恒河沙,没有说恒河水,他们是这幺讲法。但是我带回去也好,给大家看看这恒河水。后来我看到一个排污管,这幺粗的排污管直接就排下去了,他们没有经过处理,就那幺排下去了。后来我到半路,我倒掉了,我不要了。你们有没有喝?有人带回来有没有喝?怪不得你们最近身体这幺好,那营养啊,是不是?太脏了,那搞得。

但是印度人对那个恒河依然作非常神圣、非常神圣。那幺冷啊,很冷的呢,我们穿毛衣,穿两件毛衣,戴帽子、围围脖下去恒河坐那个船,去观恒河,看日出嘛。然后印度人早早下去洗澡,他们洗澡合掌,跟恒水合掌,先合掌念些什么东西,然后就洗,他很快洗完就上来了。男的女的,妇女也跟大家洗呀。印度人比较开放,洗完就在那沙滩换衣服,她不管你看见没看见,她那个裙子一拉就完了,就上去了,就换了,就这样子,这我们实在是很难习惯那种。

那个沙滩实在是非常漂亮,如果放在任何国家,会开发得非常的好,那沙细细的,细得很,沙滩非常地广阔,平平的一个地方,如果开发旅游,而且那恒河又是圣河。那对岸呢?西岸是房子,那个房子修好一点,那就是跟夏威夷一样的了,漂亮得很呐,有船在那里,然后放灯啊什么,很美的。那个沙滩也非常漂亮,你搞一些那个小包啊,在那里洗洗澡啊,喝喝茶啊,非常好。他们没开发,干嘛用?拉大便用。那个沙滩就是广阔无边呐,那个沙滩。目前我们海的所有沙滩还没看见有那幺广的一个地方,又那幺细。

我说一个恒河沙,一个沙里面又有一个恒河,那有多少呢?两三千年前佛讲法,就用恒河来比喻。恒河沙作为比喻。到现在为止那个沙,依然那幺多,没有改变。还有一个,佛当时洗澡的尼连禅河我们去了,没有水,干了。那佛经里面有叫经河,那我们看到说那沙滩那幺大,一个恒河如果说一条小小河,一条小小河有一点沙,我们说那也没多少嘛,现在看到实在太大了。去的人你就知道说,那个恒河到底有多大对吧?我们以沙作塔在那儿玩呢,以沙作塔,《法华经》里面讲嘛,玩一玩也好啊,我们在上面点着一朵花,这样子。

那幺一粒沙作一个恒河,一粒沙一条恒河,那把所有的恒河里面的沙都算成恒河那有多少呢?对吧?『作一恒河』,一恒河沙,一沙作一个世界,一沙一个世界,一个世界之内的一个微尘为一劫,这前面这幺下来到底是多少啊?三千大千世界一个佛的化土,一个佛的化土,不是我们这个地球啊,我们的一千个这幺小的地球,一个太阳系为中心这样,一个小地球才算一个小千世界,然后再合算中千世界、大千世界,才为一个佛的化土,那幺这里有多大的东西、多少东西?这些东西都把它磨成微尘,一尘一数,一个数里面,磨成的一个微尘里面作一条恒河沙,然后每一个微尘都变成恒河了,那多少呢?无量无边,不是无量无边,是算不出来了。然后再每一条恒河沙里面一个沙,又再作一条恒河,一条恒河里面,一沙里面又再作一个世界,一粒沙里面再一个世界,一个世界之内的一个微尘,再算一劫,一劫之内所积的尘数充遍为劫啊。

你算吧,怎幺算也算不出来,怎幺算?到底多远嘛,多大嘛?地藏菩萨是这幺修过来的。所以我们修两天、拜两天,拜拜地藏王菩萨,然后做一点好事,打打坐:“师父怎幺没效果?我这个地方痛还没好呢!”我们的业障有多少啊?我们跟地藏菩萨是一样的啊,一样地这幺久远,然后人家在修菩萨道,我们在拼命造业,造完了以后你坐在那儿念两声“南无地藏王菩萨”,“这怎幺没好呢?”你想人家在修功德是这幺修的,德是这幺来的,他因为这幺修,所以说今天来的人才有那幺的多呀。所以说这是文殊问佛,他到底立什么愿呐?是这幺来的啊,不可思议!

那幺又讲了,《地藏经》里面又讲说,地藏菩萨当时过去世为长者子的时候,为一个长者子的时候,见到哪一尊佛?狮子奋迅具足万行如来。看他的相好,见到佛的相好,如此之庄严,他就问佛说,你到底修的什么法门啊?修的什么法门,我们通常说:“哎,你这皮肤保养得这幺好,你修的什么法门呐?”是不是这样?光滑细腻那修什么法门呐?那幺长者子,那大长者子啊,他见到如来相好,如此相好,他就问他说,问彼立何愿行。所以说,这个《地藏经》里面讲愿行或者行愿为宗旨,因为有这个愿它能够导你去行,有行必能够成就你的结果,就是说有如此殊胜之处。那幺这以愿行,发如此之大愿,他这度众生是这幺久远,已经发愿来成就众生了。好,所以说这部经,有本愿,本行又叫本愿,因为愿跟行相连,有愿,所以有救度众生之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