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我的回归(一)

时间:2016-05-18来源:平兴寺 作者:本站编辑 点击:
自我的回归,使我们的人格回归到生命的本来。 自我,大家似乎都非常熟悉,每个人都有一个生命的自我。每个人都是生活在强烈的自我意识中,一生都在为所谓的我而奔
        自我的回归,使我们的人格回归到生命的本来。
        自我,大家似乎都非常熟悉,每个人都有一个生命的自我。每个人都是生活在强烈的自我意识中,一生都在为所谓的我而奔忙。为了我的事业、我的家庭、我的儿女、我的名誉地位、我的财富……我们所关注的一切,都是围绕着自我这个中心。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:我,有着神圣的地位,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。
        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中,正是因为我执的关系,才导致了私有制的产生,导致了一切社会不平等现象的发生。因为我执,人类不但对我有着深深的贪恋,还进一步希望更多的东西为我所有。在家庭中,一方面体现在父母对子女的专制,尤其在中国,根深蒂固的家族概念,使父母往往把子女当作自己的一部分,当作私有财产一般任意处置,固执地以自己的观念、自己的生活方式去要求子女,无视子女的独立人格,使他们活得痛苦不堪的;一方面又体现在夫妻间的过分占有,男女地位的不平等,使妇女们在很长时间内只是男性社会的附庸,彼此都活得很不自由。
我执,使人与人之间产生严重的隔阂;我执,是造成人类不平等的根源;我执,引发人生的种种烦恼;我执又是社会犯罪的祸根。我们每天何止百次千次说到我。然而,究竟什么是真正的我呢?在生活中,我们有身外之物,有身内之物。身外之物,包括我们的事业、名誉、地位,包括我们的信用卡、房子、汽车,还 包括我们的妻子、儿女、朋友,以及诸如此类的一切。我们时常将它们作为生活的尺度和成功的标准,将它们和我混淆在一起,不分彼此。
        在生活中我们可以发现这样的例子:若事业成功,便觉得高人一等,而职业低贱,又会自惭形秽;若家资巨万,便觉得趾高气扬,而身无分文,又会无脸见人……事实上,稍微清醒一些的人都会知道,这些东西只是暂时地为我所拥有,它们中的每一样都逃脱不了无常的规律。我们的名誉地位,无法永远保有;我们的信用卡、房子、汽车,随时都会更换主人;即便是我们的妻子儿女,也可能在聚散离合之中变换相互的关系。由此可知,这些身外之物并不能代表真正的我,我们只是出于错觉,才把它们当成是我的一部分。
        那么,我们的身内之物,我们的生命体总该是我的吧?通常,每个人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身体。当我们为他人付出一些劳动,总会计较报酬、计较得失。可我们一生几十年的光阴,都在为我们的色身服务,忙他的衣食、忙他的成长,却无怨无悔。这样看来,色身似乎理所当然地代表着真正的我了。可我们再分析一 下,就会发现,我们的色身也不过是四大的假合。现在医学发达,人身上的每个器官都可以像机器零件一样随时更换,当你的手断了,可以换上一只别人的手;当你的心脏有了问题,可以换上合成材料制作的人工心脏;甚至换头也不再是神话,不久的将来,人就可能在自己的肩上摸到别人的头,那个头到底是不是你的呢?而且,我们的色身每天都处在不断的新陈代谢之中。从婴儿到少年、成年,每一天都在成长的过程中,然后又开始逐渐地衰老、败坏,我们的色身又有哪一刻不在变化中?肉食的人,组成你色身的原材料,是动物的肉;素食的人,组成你色身的原材料,是蔬菜和瓜果。所以,在动物界,肉食动物的性格都比较凶暴;而素食动 物则相对温和许多。色身有如住房,只供我们暂时住一住,我们没有办法永远拥有它,更没有办法让房子永远不会败坏。生命只在呼吸间,当我们还有一口气在的时候,可以很活泼、很灿烂;倘若哪天一口气不来,就该腐烂、发臭了。可见,色身也不能代表真正的我。